旅游纵览 -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- 精于摄影,专于旅游 - 杂志、图库、征稿、生态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89|回复: 0

『酷虫』 热恋的告白 [复制链接]

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


最后登录
2020-2-26
威望
4
金钱
10270
注册时间
2012-4-6
积分
20
主题
1252
精华
0
帖子
1293
发表于 2020-1-19 12:01:30 |显示全部楼层

『酷虫』  热恋的告白



撰文、摄影/王彦春


3——3  某种蛾.jpg


        还记得拍摄的第一幅直翅目斑腿蝗科的一种蝗发到网上后,一位生态摄影专家说:“当你看到这一镜头时,一定激动得双手都在颤抖!”是的,记得那是初秋的清晨,草丛中露珠湿透了我的衣裤,不经意间,在一片较大的叶片上,我发现这对热恋的蝗,身上挂满了露珠,在晨光下,叶片映射出耀眼的光芒,蝗支起的腿竟透着耀眼的金黄色,在一串串露珠的陪伴下,它们在美美地享受着热恋的幸福,露珠仿佛是璀璨的婚纱,逆光中,我为它们拍下了这张爱情的告白。

南方的昆虫世界
         这对耀茎甲(紫红亚种)是我在云南一座大山深处拍摄到的。通过朋友介绍,我得以住在职工宿舍,距这里最近的村庄还有数十公里路,除了偶尔能见到有运送物品的车辆外,几乎见不到人,两条铁轨般的车辙压过,路上杂草丛生,两侧的野草株高甚至可以超过一个成年人。工人们一再告诉我,千万不要往大山里面去,那里面没有路,是原始森林,处处悬崖峭壁,河水湍急,黑熊、毒蛇等野生动物多,手机没有信号,工人们谁也不敢冒险进去。我抬头望望那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,一条条根盘错节的大树根沿山体蜿蜒而下,有的竟达数十米,一棵棵孤傲的奇树,让人顿生几分崇敬;深谷中河水冲波逆折,水石相激,仿若“飞珠散轻霞”,又如“雷转空山惊”,加上莺啼鸟鸣,伴着种种古怪的声音,不禁让人毛骨悚然。当我追随着诱惑闯进这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源,眼前漫山遍野的野芭蕉生长得颇为茂盛,从未见过的树木、花草、昆虫让人眼花缭乱,真是让人惊奇不已。
在这里,我拍到了多年苦苦寻找的红肩锯粉蝶、紫斑环蝶、丽蛱蝶、蠹叶蛱蝶等珍稀蝶种。一天向原始森林深处进发时,突然发现了这体表闪耀着紫色金属光泽的耀茎甲(紫红亚种)。它鞘翅宽大,特别是后足腿节粗壮得像大力士腿臂突起的肌肉块,我第一次见到这种“酷虫”,激动中带几分好奇,怕它突然袭击我,因而不敢太靠近,便远远地观察着,随后一点点试着靠近,见没有危险,才敢放胆去拍它。第二天我早早过去,发现它们还在热恋中,身上多了几许露珠,我又是一阵狂拍,生怕打扰它们的热恋。

1——1 某种蟥.jpg


4——4 金匠花金龟.jpg


          这种像蜻蜓一样的昆虫学名叫狭叶红蟌,同属于蜻蜓目,是一类较原始的有翅昆虫。它打破了我对昆虫的一些刻板印象,即交配器不在尾部,雄虫腹部第二、三节腹面有发达的次生交配器。交配时雄虫用腹部未端的肛附器捉住雌虫头部或前胸背板,雌虫把腹部弯向前方,将腹部后方的生殖孔紧贴到雄虫的交合器上,进行受精。不交配时,它们始终在受精,大多时候是雄前雌后在空中飞翔,这是在寻找“产房”,找到理想的产卵场所,雌性就会开始产卵。在中缅边境的“挂山”公路附近一片小洼地的草丛上,我发现了数对狭叶红蟌。虽说在山顶,但由于这里几乎天天下雨,因此这块洼地始终有浅浅的地表水,成了狭叶红蟌的乐园和繁殖地。一对对狭叶红蟌领地意识特别强,它们占领一块湿地后,只要有其他蜻蜓目昆虫飞进来,它们就会迅速飞起进行攻击,保护自己的地盘。赶走入侵者后,他们又会飞回自己的领地。发现这一秘密后,我趴在浅水中,耐心地等待飞回来的狭叶红蟌产卵,我轻轻地按动着快门,拍下了一连串精彩的图片。

9—9(茶殊角萤叶甲 ).jpg


        走进原始森林深处,我仿佛走进了童话的世界,头上长角的蝉,臂达体长三倍的龟,足、角均比体长的蚊,酷似枯叶的蛾,还有吸食人血的蚂蟥……这里的昆虫让我眼花缭乱。世界昆虫达百万种,我国已知昆虫有8万多种,数十目、科,就是从事某一领域昆虫研究的专家,也需借助很多资料才能准确鉴定出具体的物种名称,对新种的鉴定更需要依靠对昆虫微观的辨别来确定。很少有人涉足的原始森林,那里藏匿着多少尚未被发现的昆虫新种,我在一步步地努力着,向大自然学习,去探索一个个昆虫的奥秘。

10——10大叶黄杨长毛斑蛾——.jpg


         就在我继续向高处攀登时,发现一棵小草的叶片上有昆虫在蠕动,细细一看,竟是弯曲成弓型的蚂蟥,再看我的鞋上像长了草似地爬上了十几只,由于自己采取了特殊的防护措施,蚂蟥钻不到裤腿里咬我,正为自己发明的简易绑腿得意时,突然觉得胸前有种冷嗖嗖的感觉,用手一摸,一个大蚂蟥正叮在我的心口处,吃得身体鼓鼓的,已由线状变成了一个圆球形,我一把抓住这个贪恋的家伙,用力将它甩出去。

5——5    毛足菱猎蝽.jpg


         蚂蟥没在阻止我前行的脚步,瀑布群仿佛让我走进了水帘洞,瓢泼大雨般地从头上直灌而下,滔滔河水发出阵阵的轰鸣声,令人胆战心惊。在深山中与蚂蟥、毒蛇,还有各种险境打交道,对我“宛如平常一首歌”。
          叶片上一对金黄脂突水虻进入了我的视线,它的身体呈黄褐色且光滑无刺突,热恋处于“婚晕”状态,我尽兴地拍着,这时又一对长足蝇来抢镜头,无论是虻还是蝇都是我们难得一见的“酷虫”。在山中我一直坚持只要自己好奇,没有见过的昆虫、动物都拍,原始森林让我童趣大发,又成了一个“野孩子”。

北国昆虫
         我曾两次深入北极村,寻找与南方不同的“北国”昆虫,享受“不夜城”带给我拍虫的最大“福利”。北极村黎明和黄昏紧紧相连,似乎没有天黑的时候,一天可拍十八九个小时。这只似蝶非蝶的蛾,只生活在较寒冷地区,交配时间可长达15个小时以上。

2—2某种蝇.jpg


11——11  沟眶象.JPG


         北极村夏日早晚气温低,白天气温高,特别适合拍昆虫。昆虫大都属变温型动物,即使不是变温型动物,早晨天气冷也有点冻僵的感觉,懒懒的,不爱动;早晨的光质柔和更易表现昆虫的纤毫细节,色彩浓郁更易让背景出彩。这是个晴朗的早晨,我早早来到拍摄场,就在拍摄一只链弄蝶时,竟发现一对热恋中的蛾,开始以为是自己从未拍摄过的蝶,它的身体纤细、翅大且脉纹清晰,色彩洁净,没有蛾的身体短胖,翅色暗淡且平展的明显特征,是蛾中出现的“叛徒”—— 一种新的蝶种,还是拟态和趋同的蛾。我细细地看着,触角没有蝶的“锤状”或“钩状”,确定它是一种蛾,为它拍了数张婚恋照。这种蛾生活在高寒地区,后来在新疆的雪线地带,我再次发现了它。

8——8(板齿蝗.jpg



        昆虫的世界给了我美妙的人生体验和拍摄的乐趣,让我丢弃了红尘的烦恼。一花一世界,一“虫”一天堂,我们与“酷虫”都是自然的平凡之子,在生态系统每一个物种都有自己特定的“使命”,物种之间、动物与植物之间环环相扣。一个物种的消失,将会引起相关联的多个物种的消失,导致生态环境的恶化。“天地与我并生,而万物与我为一,天人合一”,爱护一切生灵,保护我们共同家园——地球。


此文发表于《旅游纵览》2020年1期


更多图片 小图 大图
组图打开中,请稍候.....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杂志投稿|交流论坛|版权说明|关于我们|Archiver|旅游纵览 ( 冀ICP备12021779号-2 )

GMT+8, 2020-2-26 13:41 , Processed in 0.055307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