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纵览 - 国际旅游摄影俱乐部 - 精于摄影,专于旅游 - 杂志、图库、征稿、生态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43|回复: 0

我遇见的大眼萌鸮 斑头鸺鹠 [复制链接]

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Rank: 32


最后登录
2020-7-7
威望
4
金钱
10687
注册时间
2012-4-6
积分
20
主题
1307
精华
0
帖子
1348
发表于 2019-12-27 14:48:44 |显示全部楼层

我遇见的大眼萌鸮斑头鸺鹠

撰文、摄影/周勇

       “入坑”观鸟以来,翻看和学习鸟类画册、图鉴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每次都被拥有超大号眼睛的鸮形目鸟类萌到,拍到大眼萌鸮成为我的一大心愿。

邂逅
        无心插柳柳成荫。2016年冬季,原本是协助朋友在陕西汉中市汉江边开展水鸟普查,却意外在江边的杨树林里,第一次邂逅了大眼萌鸮,正是我所期待的物种——斑头鸺鹠。只可惜单单是拍下两张不太理想的照片,它就飞走了,不过这也足以让我开心好几天了!
        斑头鸺鹠,属鸮形目鸱鸮科,猫头鹰的一种,因其会捕食田地里的鼠类,对农林业有益,是国家Ⅱ级保护动物。斑头鸺鹠大多在白天活动和觅食,能像鹰一样在空中捕捉小鸟和大型昆虫,主要以各种昆虫和幼虫为食,也吃鼠类、蚯蚓、蛙和蜥蜴等动物。

        《诗经》中“鸱鸮鸱鸮,既取我子,无毁我室”的描述,使得猫头鹰的恶名传播了几千年,又因其常在深夜发出凄厉的叫声,在中国往往被认为是一种“不祥之鸟”。
       而在希腊,猫头鹰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化身,象征着智慧、理性和公平。日本也将猫头鹰视为“福鸟”,代表着吉祥和幸福,1998年长野冬季奥运会还将4只形态各异的猫头鹰作为吉祥物。
        再次邂逅斑头鸺鹠竟到翌年桂花飘香的时节了。吃过晚饭,跟往常一样,我背着相机在长青保护区茅坪站驻地周围散步。入秋之后,白天时间渐短,走了不久天色便暗淡下来了。我停下脚步四处观望,夜幕即将降临的小镇格外安静,只有河道里小溪奔腾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。突然,发现前方不远处电线上歇着一只圆墩墩的“大鸟”,与周围空旷的环境比起来显得有点突兀,应该是斑头鸺鹠无疑。有意思的是,它飞走之前挪动了下爪子,大有要“走钢丝”的架势。说起走钢丝,鸟儿的安全系数可要比咱们人类高出许多了!

13“隐身”小憩,你们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....jpg

       斑头鸺鹠作为捕食者,也是电线上的常客。它们总是高高在上,睥睨着眼下的世界。“静若处子,动若脱兔”,瞬间就能让发现的猎物无处可逃。
       有一次我在河边观鸟,突然在河对面山坡的电线上发现了一只斑头鸺鹠。我赶紧绕到河对面,在路边灌木丛后面进行拍摄。一会儿就被它发现了,我看着它飞进了半坡上的杨树林。我便沿着小路慢慢靠近,果然在一棵大杨树的横枝上发现了它。也许是得意于成功地将我“诱骗”过来,这一次它并没有着急逃离,而是扮成模特任由我拍摄。


巧遇
        2018年初夏的一天,我开着车沿着龙坪路往长青华阳走,走到茅坪东村的时候,刚好碰到一辆大货车在路上掉头,我不得已只能在路边停车让行。突然,一只小猛禽从车前方飞过,竟然就直接落在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杈上。我赶紧把车熄火,拿出相机记录了几张照片。看着小小的身躯,我满怀希望地以为拍到领鸺鹠了,放大照片看到头顶上的白色横纹,才发现原来还是斑头鸺鹠,一时之间竟有一点怅然若失之感。

        不久,我听同事说在华阳风雨桥边上,朱鹮营巢的大银杏树下边的林子里发现了一窝刚刚离巢的斑头鸺鹠,还有人说不是斑头鸺鹠,消息纷杂不一,我只好赶紧去打探一番。

        好在这一窝鸺鹠虽然离巢了,但是幼鸟还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,它们并没有走远。同事发现一只鸺鹠飞到了香椿树上,我们赶紧过去拍摄。这是一只幼鸟,在树枝上耐心地等候妈妈来哺育,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鸟妈妈只是从小鸺鹠面前飞过一次,却并没有停留。不过,小鸺鹠也并非闲着无事,得空也向我们展示一下绝技,看,随随便便就是一个向后180度“首尾相连”。
转眼,又看到一只小鸺鹠竟然在高大的杉木侧枝上闭眼休息,跟身边的枯树叶和身后的树皮颜色融为一体,不仔细看还着实发现不了。不打扰它小憩了,我们在小树林里继续找寻它的小伙伴们。刚走到一棵大杉树下,一只小鸺鹠刚好飞过来停在树枝上,瞪大圆眼好奇地打量着我们。当真是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呀,没事还朝我们眨眨眼!半睁着眼睛的萌鹠瞬间变得威猛霸气了。
刚从林下飞出,又停在不远处的枯树桩上,强光的刺激使它的瞳孔极度收缩。真担心它变身愤怒的小鸟,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为妙!

        俗话说,会哭的孩子有奶吃。看到妈妈回来,小鸺鹠赶紧张大嘴巴,肥美多汁的小昆虫瞬间下肚,小鸺鹠又张大了嘴巴喊“饿”,妈妈也是无奈,默默地在一旁感叹“养儿不易”!

“友尽”
       仔细观察发现鸺鹠妈妈头顶上有白色斑纹,还有后脑勺上并没有“假眼”,可断定这一窝鸺鹠仍是斑头鸺鹠。瞬间全身充满一种无力感,我只想说:“友尽了,斑头鸺鹠”!
        从“开心”到“友尽”只经过这短短的几次遇见,如果你也相信,就来观鸟吧!如果你不信,也来观鸟吧!

此文发表于《旅游纵览》2019年11期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手机版|杂志投稿|交流论坛|版权说明|关于我们|Archiver|旅游纵览 ( 冀ICP备12021779号-2 )

GMT+8, 2020-7-7 19:12 , Processed in 0.05839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